国营大型企业党委副书记

轻轻扣门声:咚咚咚!咚咚!
女(小姐):可以进来吗?
甄(国企领导):请进!
甄:啊哈!好年轻好清纯啊!出乎我的想象!快坐,请坐!什么职业啊?
女:职业?嘻!自由职业。
甄:喝水吧!是学生?什么大学啊?二十几岁了?
女:嘻!这地方,问这,大忌!你不是来找2奶的吧?
甄:2奶?哈哈!不不!身在其职,不能2奶啊!
女:别装干部了!你奥迪,五星,国企老总吧?
甄:哈!难道只有国企老总来这里?
女:国企老总,最潇洒一派!除外商,就国企老总少顾虑敢甩票了!
甄:哦?分析得不无道理,不简单啊!
女:国企老总,钱把路通,四通八达,场面威风!国情释然,说什么不简单呢!
甄:哈!好个总结!文才啊你!喜欢你的口才!
女:是吗?那就聊吧。嘻!反正我们是按小时收费的。
甄:聊天也收费?
女:老外了不是?进了门就一切交你了。作,是肉体的安慰。聊,是心灵的安慰。一个样。
甄:这!我倒有点不相信了。刚见面,很陌生,年龄很悬殊,叫你脱衣服你就脱?
女:来的都是客,全凭脱衣裳,帅哥无限好,老叔更轻狂-下句就不说了,伤人。嘻!
甄:哈哈!下一句就是人一走,茶就凉了。哈哈!是吗?
女:不凉能怎么着?最多常来往几次罢了。嘻!该让你看看脱衣裳了,喜欢我自己脱,还是你动手?
甄:哎哎哎!等等姑娘!我的司机可在。
女:嘻!懂事的司机早就睡着了。你的司机不是傻二吧?
甄:坐!坐……就聊天吧。我叫你来就是聊天的。
女:是吗?没病吧,你?
甄:病?什么病?
女:看吓的。不说性病,五星级的女孩绝对安全,大可放心。我说你,不会阳痿吧,嘻!
甄:…………
女:看你也是常客了,就爽快点吧!喜欢直接还是前戏?
甄:…………
女:哦,口交也行,只是报销单要沉一点。来吧……
甄:……饮料饮料,也有酒,喝,喝。
女:喝酒吧。作前就喝两杯,提情趣。
甄:看长相,论气质,你都属于上等女孩。我替你惋惜啊,姑娘!恕我直言,怎么会沦落到青楼卖笑地步呢?
女:沦落?你真逗。如今市场经济,讲究的是价值。年轻女孩,身体就是价值。
甄:哈!真是能言善辩!可是,作为长者,我可要劝说你几句了。
女:劝说?是指责吧!嘻!随你了。你们这些男人一是喜欢训人,二是喜欢找嫩女作爱。想训就训吧,不过这里训人是要付费的。
甄:看来你毫不在乎啊!我就纳闷,在我们社会主义国家里,你们这些女孩都是在党的培养教育下长大起来的,难道一点道德观念没有吗?就不要点自尊吗?
女:嘻!党的干部来了!请问,你是支部书记呢还是支部小组长啊?
甄:别吓着你,姑娘!看吧,证件!国营大型企业党委副书记,主管政法保卫,这是地方颁发的持枪证!
女:嘻!我可真的害怕了。那好吧,甄大副书记,我也告诉你,本小姐下午刚刚接待了一个副局长,这人特雄性,也真会摆弄女人,亲了上面亲下面,弄得我一连六次性高潮,眼下,可是一点性趣也没有。好吧,既然你绷起脸来讲革命大道理,就来吧。本小姐奉陪了!
甄副书记对女孩提到了道德和自尊,女孩恼怒了。女孩学历不低,大学文科。自己心灵的创伤最怕别人触动,何况面对的是一个国企政客。她要奉陪到底,她要唇枪舌剑,她要撕下面前这个伪君子的虚假面具。
女孩家住县城,父母均为国企下岗工人。开初,为生计,随一女生去歌去舞,之后一人独去陪吃陪喝,再之后就成了红粉圈圈的佼佼者。她,人不大,体验却不少;圈圈小,了解的内幕却很多。说麻木也好,说沦落也好,她竟然有了自己的一套理论和哲学。

下面是甄副书记和女孩精彩对话的继续:

甄:你……呵呵!听话意是不是要辩论辩论?
女:嘿嘿!本小姐卖的是皮肉,玩的是下面的工夫。论嘴皮子,谁敢给你大书记叫板!
甄:你!放尊重点好不好?女孩,应该知道什么是尊重!
女:嘻嘻!笑话!我是妓女你是书记,深夜把我约来进行政治戏弄,这就是你的尊重吗?妓女玩的是性,对性,无论玩出多少花招,无论多么病态,都属正常,男人花钱买的就是这。可是你玩的什么?你玩的是精神耍弄,是政治强奸!
甄:不是!绝对不是……我说的人,尤其年轻女孩,起码要知道羞耻!
女:羞耻?好厉害,正戳到妓女的软肋。你知道对妓女谈羞耻,是何等的残酷吗?
甄:不是,我的意思是……你,一个看来靓丽文采的女孩,从事如此下作的生意,不羞愧吗?不惋惜吗?如何有脸见爹娘呢?
女:哼哼!不愧当书记,作起报告一点不腰疼。让我问你两句吧。你,如果哪天败运了,家产全部充公了,老爹要开刀,子女要上学,下午的饭还没有着落,你会怎么样?哼!六十岁的富婆花钱让你舔,你绝对乐呵呵往裆里钻!
甄:屁话!可能吗?本书记当干部,勤政廉洁……
女:停住吧,你!染缸里扯不出白棉纱!把政府买好了,把职工吓倒了,把资产卖光了,把私囊塞饱了。一张药方,全国通用,这就是你们的勤政廉洁!
甄:嘿咦!顺口溜了!你知道,诬陷可是犯国法的啊!
女:国法?国法只管芝麻小事吗?国企倒闭了一家又一家,老总个个成了大款,职工只能街头捡破烂,这样的大事为什么不国法?
甄:这你就不懂了!国有企业,市场经济,主要是一个……
女:主要是钱来的太容易的问题!盖个章,十万二十万到手了,签个字,一百万二百万进了私囊了。国企不就这样被吃光的吗?这勾当,对你,不外行吧?
甄:你!胡说!放屁!下贱女人戏耍老子吗?
女:怎么,戳到你的软肋了吗?别瞪眼,消消气。告诉你,嘴放干净点,五星级宾馆不管卖肉的,就管嘴臭的!想骂街就开了门对骂,敢吗?
甄:你你你!你这个烟花女子太污蔑!太放肆!
女:嘻!叫我说,是你这个嫖客太虚伪,太不知趣!我问你,知道这家五星级一夜多少收费吗?知道本小姐一个小时的身价几何吗?告诉你,加一起最少三千块!请问书记同志,这三千块是自己掏腰包吗?
甄:这?不是你该过问的问题吧?哼?我也请问小姐一句,你怎么知道我要付给你报酬呢?
女:嘻!这样说就没意思了。去访访,世界上什么债都有欠的,就是嫖债没有欠的。
甄:我们这是嫖吗?笑话!我连你手都没碰一下!
女:嘻,碰就好了,碰了,抱了,作了,高潮了,这才是嫖。本小姐一嫖五百,接收得特高兴。可是你呢?把本小姐约来了,不是蹂躏肉体,而是蹂躏心灵,知道精神伤害要加十倍收费吗?
甄:狗屁!一个无耻妓女,跑老子这里玩词令了!你知道世界上还有羞耻二字吗?
女:狗嘴里才放狗屁!告诉你姓甄的:说到羞耻,本小姐在全世界大人孩子面前都会感到羞耻,惟独在你们这些贪官污吏面前很坦然!妓女怎么了?妓女没有贪污,没有腐败,瞎的瘸的演激情,胖的瘦的装兴奋,只凭出卖肉体度日月,妓女比你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高尚得多!
甄:这宾馆!这服务!反了反了!太不可思议了!等我找来这里的老总再算帐!你,该请了!
女:赶我走?
甄:快请!走走走!
女:对你说,这里的老总是我干爸,建议你报警好,热闹。姓名,单位,车牌号,电话录音,还有贵书记这堂政治课的生动录音,齐了!嘻!要不要我从你公司叫几个人来?把夫人也叫来吧,女对女,好办事!
甄:你你你,录了音?
女:这年月,多个心眼好。不怕猛上,就怕赖帐。嘻!
甄:好好好!服了!认了!说个价吧。
女孩要三千,甄副书记给了三千。临走,女孩把两千元桌上一摔,啪的一响,女孩高声说:司机师傅!套间里憋着太委屈你了,本小姐留下两千你喝茶!拜拜了啊!
甄副书记突然喊:把录音带留下!
女孩回首一笑:会客从不录音,犯忌!

国营大型企业党委副书记

本站图片来源互联网,旨在为网友提供欣赏与快乐,如有违规图片或其他资源,带上图片链接电邮联系管理员:二八零一六一七三九@qq.com立即删除


是不是应该考虑不要再演戏了

  某些演员既演不好戏又不让老百姓说两句,一说就是老百姓看不到他们的努力。

  可要是他们已经努力了还演成这样,是不是应该考虑不要再演戏了。


在外面千万不要说咱家有钱

  7岁那年,我爸教育我:“在外面千万不要说咱家有钱。”

  我懵懂地点了点头:“是因为做人要低调吗?”

  “是因为咱家没钱。”


他说好然后把摄像头调整了一下

  网吧里有个人抽着烟和人视频,一会网管来了,说:“同学,这里不能抽烟,请你去外边抽吧!”他说好。

  然后把摄像头调整了一下,对着视频对面的家伙说:“哥们我出去抽根烟,你帮我看着东西啊.....”


我亲手把铜像交给这个亲信

档案十二 邪鬼仔
  
  “九七年那场股灾,几乎让我倾家荡产,要不是一位朋友提议我养鬼仔,恐怕我早就破产了。可是……没想到后来竟然会这样……”说话的是一名姓贺的港商,他涉嫌杀死怀有两个月身孕的妻子,一尸两命。
  “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是个黄金时代,那时候只要脑筋稍微灵活一点,根本不愁没钱花。当时,我几乎天天鲍参翅肚,夜夜醉生梦死,不管买什么也用不过问价钱,直接甩出信用卡就是了。那一段挥金如土的光辉岁月,梦幻般的美妙时光,实在让人难以忘怀。可惜梦醒的一刻,却犹如坠入地狱深渊……
  “九七年那场股灾,一夜间就让我变成负资产,房子、轿车,我原本所拥有的一切,全都变成了债务。天堂与地狱之间的转变,给我沉重的打击,让我万念俱灰,当时我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申请破产。可是,对一个习惯了挥霍的人来说,破产后的生活简单就是恶梦,我出门只能挤巴士,吃饭只能吃最糟糕的食物,想出入娱乐场所,就只能在做梦的时候才可以。
  “我实在不敢想像在这样的情况下,我能熬多久才会疯掉。与其苟且偷生,还不如一死了之,于是我选择了跳楼。坐在大厦的天台上,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这个繁华的都市,看着如蝼蚁般为生活而奔波劳碌的可怜人,我突然感到自己很幸福,因为只要轻轻一跳,我就不会再有烦恼,不会再有痛苦。
  “在离开之前,我掏出电话给所有亲友道别,他们都劝我不要做傻事,但当我问他们有什么方法能帮我的时候,他们都沉默下来。我拨打了一个又一个号码,听到的都是公式化的劝阻声音,直至我拨通一个和我一样面临着破产困境的朋友的电话时,情况才有所改变。
  “朋友接电话时正身处马来西亚,他叫我先别急着求死,事情还有转机。我以为他只是安慰我,就说还能有什么转机,除非能中六合彩头奖。他说虽然不能让我中头奖,但能让我从何生那里‘借’些钱救急。我知道他是想叫我到澳门赌钱,我想反正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向高利贷借二三十万孤注一掷又何妨。
  “于是,我就问他是不是想和我一起去澳门。他说先别急,现在过去澳门只会送钱给何生,叫我先来马来西亚一趟,然后再去澳门。我问他到那里做什么?他说他在那里找到一位降头师,能帮人养鬼仔,只要得到鬼仔的帮助,赌场就跟提款机没两样。
  “虽然我对他的话半信半疑,但我当时已经打算跳楼了,所以也没多想什么,把所有现金都带上,再向财务公司借了一笔钱,连晚坐飞机到马来西亚。
  “朋友在马来西亚已经准备好一切,我一到步,他就带我去见降头师。原来他所说的降头师并不只一个,而是一大群,应该有二十来人。接见我们的一个四十来岁的降头师,朋友在之前已经替我表明了来意,所以他只问我想养那种鬼仔。
  “原来养鬼仔也分很多种,比较多人养的是“油鬼仔”。油鬼仔是从不足十岁就夭折的童尸下巴取得尸油,把尸油倒进一个小棺材里,再在棺材里放一个木雕的小人偶,经作法后把尸油和人偶放进玻璃瓶里。供养者只要把一滴鲜血滴在人偶头上,然后把整个玻璃瓶带回家供养就能事事顺利、财运亨通。
  “对一般的生意人来说,养只油鬼仔是个不错的选择,因为油鬼仔虽然有点顽皮,但通常都很听话,如果供养者不是常常食言,没有做答应了它的事,它是不会造反的。可是,虽然养油鬼仔没什么危险,但它的能力也非常有限,对于当时的我来说,是远水救不了近火,所以我和朋友一样,选择养‘邪鬼仔’。
  “邪鬼仔是最厉害的鬼仔,法力比油鬼仔要强大得多。制造邪鬼仔,首先要找一具胎死腹中或出生不足三日便意外死亡的婴尸,先以药水浸泡,再以猛火烘干,然后以黄铜塑身,最后念咒开光四十九日。祭成的邪鬼仔只有手掌大小,外表跟一般的小铜像没什么差别,根本看不出里面是一具婴儿的干尸。
  “在降头师的帮助下,我和朋友分别供养了一只邪鬼仔,带着两尊铜像回香港。然而,这两尊手掌大的铜像,却几乎花光了我们身上所有现金。
  “回到香港后,我立刻就遭到财务公司的人追债,朋友的情况和我差不多。好不容易才甩脱那些小混混,我们马上就赶到澳门。在赌场里,我们并不用为身无分文而担心,因为这里的高利贷多的是,签下借条就能拿到钱。
  “邪鬼仔的确很厉害,我和朋友去赌大小,几乎是买大开大、买小开小,不用多久就各自赢了几百万,害得赌场的人以为我们出老千,‘把我们请’到保安室里搜身。虽然他们在我们身上搜出铜像,但我们说铜像是经高僧开光的开运的神像,他们也检查不出铜像有什么不妥,就送了些餐券之类的东西给我们,让我们‘休息’一下。
  “说好听点是让我们休息一下,实际上就是赶我们走。虽然我心里有点不忿,但朋友说我们已经赢了不少钱,再在赌场下去,肯定会被些小混混盯上,弄不好赢到钱却没命离开。于是,我们还掉借高利贷的钱后,立刻就坐船回香港。
  “财务公司的效率也挺高的,我刚下船没多久,他们就找到我了,不过也没关系,反正我有钱。几百万说少不少,说多也不多,解决了所有债务之后,剩下的就只有百来万。虽然我还想到澳门再捞一笔,但赌博得来的是横财,离开马来西亚之前降头师跟我说过,横财越多命越薄,尤其是通过邪鬼仔得来的横财,得到越多,就越容易招来杀身之祸。所以,我带着这百来万到大陆跟人合伙做生意,踏踏实实地赚钱。因为有邪鬼仔的帮助,十年来我一直都是事事顺利,生意越做越好,日子过得不比九七年之前差多少。
  “我现在已经四十多岁了,什么都不缺,就是缺个家,于是我就结婚了。我太太什么都好,就是胆子非常小,她知道我在家里供养着邪鬼仔,所以整天都提心吊胆。而且邪鬼仔似乎特别喜欢戏弄她,只要我回家晚一点,它就会在没开灯的房间里弄出响声,吓得她天没黑就把家里所有灯都亮着。
  “邪鬼仔还经常把我太太的首饰、内衣、化妆品之类的东西藏起来,通常是藏在床底,要是她钻进床底找的话,它就会弄出些声音来吓她。后来,它还托梦给她,常常在半夜里把她吓醒。
  “虽然之前我一个人住的时候,邪鬼仔也经常会这样和我玩,有时还会在梦中向我提出一些要求,例如给它买玩具或者一些好吃的东西。在梦中的它是个面容破烂的婴儿,样子真的挺吓人的,但我早就习惯了,而且我知道只要能满足它的要求,它就不会害我。所以,我并不害怕它。
  “可是,我太太却受不了,整天被吓得神经兮兮的。后来,她怀孕了,为了孩子着想,我就打算把它送走。况且我事业正如日中天,也不再需要邪鬼仔的帮助。
  “因为我忙于打理生意,不能亲自到马来西亚走一趟,只好让一个亲信代劳。那天,我亲手把铜像交给这个亲信,让他带到马来西亚。他离开后不久,我就收到他因交通意外而入院的消息,我赶到医院的时候,他已经断气了。
  “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家里,发现铜像竟然还在原来的地方,这可把我吓坏了,于是我就打算第二天亲自带铜像到马来西亚找降头师安置它。当晚我不敢在家里睡,和太太到酒店里过夜。半夜里,我看见邪鬼仔坐在床头对着我放声嚎哭,像血一样的眼泪划过它破烂的小脸蛋落在床单上,把床单染红了一大片。
  “邪鬼仔问我为什么不要它,是不是因为它不听话。我说它很乖,但是姨姨很怕它,所以才想把它送到降头师那里。它听完我话就不哭了,笑着对我说,是不是姨姨不在,它就不用离开。我点了点头,它就立刻扑向熟睡的太太,把原本小小嘴巴张得比它的脸还大,里面满是长短不一的锋利獠牙,一口就咬住她的脖子。我想拉开它,但一碰到它的身体,它就消失了,而我的双手却突然变得不受控制,死死地掐着太太的脖子。
  “太太在睡梦中惊醒,睁大双眼惊惶失措地看着我,她想说话,但却说不出来,舌头不停往外伸,脸色渐渐变青……”
  虽然贺先生一再强调是受到邪鬼仔控制而掐死自己的妻子,但不管怎样,他杀死自己的已怀孕的妻子却是事实,因此必须接受法律的制裁。
  我问天书对这宗案子的看法,她说:“邪鬼仔是鬼仔中的王者,它们因为无法降临人间,或初临人世就夭折,所以冤气极重,因此能力比一般鬼仔强达百倍。如果供养者善待它们,就能得到它们暗中帮助,事事如意,甚至遇到危险也能逢凶化吉。但如果待它们不好,甚离弃它们,就会遭到它们报复。
  “贺先生的情况其实已经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,因为他供养邪鬼仔近十年,邪鬼仔对他有一定感情,所以才会附在他身上把他老婆掐死。要不然,邪鬼仔要掐死的人可能是他自己。”
  正所谓“请神容易送神难”,如果贺先生当日知道会落得如此下场,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养邪鬼仔?
  我想,他一定会,人总是贪婪的。
  
  
  [档案十二 结束]


让他把火化后的骨灰做成沙漏


"此时只见后面的中年妇女一边咕哝着


我希望你能反省一下你自己


以前混哪个监狱的郑州城管清理夜市


本文链接://www.ackck.com/duanzi/20046.html 搞笑开元棋牌注册送金币_开元棋牌论坛_开元棋牌作句子笑话—“CK搞笑开元棋牌注册送金币_开元棋牌论坛_开元棋牌作搬运工”,内容如有引起不适或侵犯您的权益,联系我们紧急处理